一个癌症患者的自述和重生手记_一个癌症患者的康复之路

2024-05-29 23:13:25
骨肿瘤最新治疗方法 > 肿瘤治疗方法 > 一个癌症患者的自述和重生手记_一个癌症患者的康复之路

本篇文章给大家谈谈一个癌症患者的自述,以及重生手记:一个癌症患者的康复之路的知识点,希望对各位有所帮助,不要忘了收藏本站喔。

文章详情介绍:

25岁网红自述确诊肝癌,近8分钟视频仅1秒是真相!

来源:厦门晚报

3月30日

#为什么癌症一发现就是晚期#

的话题词冲上热搜第一

引发网友广泛关注

该话题下

一位美妆博主发了

一段7分52秒的视频

配上文案称“自己才25岁

就被确诊癌症,还是肝癌”

视频中

男博主介绍了自己确诊癌症的前因后果

他说除了两位好友

连爸妈都不知道他得病

男博主还提到自己回家过年时

还瞒着父母,假装开心

在视频里

他还描述了自己被确诊癌症后的心情

称自己一直以为是胃痛

一直拖着没去看

有一天痛得实在受不了了

已经晚了,发现是癌症

“这个治愈几率不大”“我还能活多久”

“他们抽了我11管血,一只手不够抽”

“医生说是肝癌”

“有可能只有半年甚至几个月时间了”……

该条博文下

不少网友评论称看哭了

很心疼博主

还有网友为了鼓励他

分享了身边人抗癌的经历

网友1:边看这个视频手里一直在冒冷汗

网友2:看视频的时候心都在颤抖

网友3:真的好心疼你,为什么会发生在这么善良的人身上

没想到整个视频播放到最后时

视频画面里突然出现了下方字幕:

“祝大家身体健康”

“本期视频内容纯属虚构”

原来网友为他揪心、惋惜、同情了半天

结果他编了一个感人的故事来骗网友

由于他的所谓声明

只在视频最后出现

以至于不少网友都没有注意到

“假的”!他道歉了

3月30日下午4点多

该博主在评论区置顶了留言:

身体除了一些小毛病,没有大问题。

当天18:02

该博主又置顶了一条留言

证实了他在视频中所说的患癌情况

都是假的

当天19:16和20:06

该博主发文称

对其发布的内容

造成的不良社会影响道歉

该博主有550多万粉丝

其发布的上述7分52秒的视频

目前已搜索不到

网友评论

对于该博主的行为

网友纷纷怒斥:

利用大家的同情心来赚取流量,

为了流量毫无底线。

整治“自媒体”乱象

国家网信办出手

2021年,光明网曾发布一则时评《变着花样地骗流量收割网友善意,当严惩》。文内拿两个例子做了典型:

其一:

一女主播自称在地下停车场被红衣人尾随,场面惊悚,有网友出于担心而报警。但经查,这是该主播为吸引流量伙同他人制造的闹剧。最终,她因故意扰乱公共秩序被行政拘留。

其二:

B站UP主“小昭昭昭昭昭昭昭昭昭”,因发布虚假消息,谎称自己患胃癌骗取捐款。B站小管家发布公告称,平台已对其账号进行了封禁。

该评论称,看起来两件事有差别,其实本质相去不远。都是有人想不走寻常路地博眼球冲流量,而流量能带来利益。这两则新闻,代表的就是现在网络世界比较流行的“骗流量”套路:或者编造有视觉冲击力的离奇故事,或者卖惨骗取好心人的善意。要防止类似的“骗流量”现象扩散,就要重视这种普遍存在的心理。

如果“骗流量”的把戏玩得太过火,被揭穿了,自然要为之付出代价,轻则被平台封禁账号,重则还可能被追究法律责任。

3月28日

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举行新闻发布会

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有关负责人

介绍2023年“清朗”系列专项行动相关情况

专项行动将聚焦

“自媒体”乱象等方面问题开展整治

其中包括:

集中整治“自媒体”造谣传谣、假冒仿冒、违规营利等乱象,破解“自媒体”信息内容失真、运营行为失度等深层次问题;

全面清理通过伪造场景、编撰细节、虚构经历等手法摆拍制作的导向不良、误导公众的短视频。

优化账号管理制度,建立健全账号内容质量和信用评价体系,推动形成短视频行业良性竞争机制,实现短视频行业健康发展。

来源:广州日报

推荐阅读

标星+置顶厦门晚报

一秒找到晚报君

与癌起舞——我的抗癌日记(十三)

(2021,10,12——2021,10,18)

85,瞌睡时的枕头

从网上广告中,看到有一处二居室的房子,比较符合我的需求,离现在的家也近,不到千米,来去很方便,于是打电话联系中介,约好上午八点半与老伴去看房。

还未到达那里,就接到王力电话,说他在我家门口,敲门不开,问我在不在家?我把情况一说,他说:“你就在那里等着,我立马就到。”没过几分钟,车就到了,他从车上取出一箱子南极冰笋与一盒野生海参送给我。这真是一打瞌睡立马有人递枕头:医生嘱咐我要多吃补充蛋白质的食物,有人推荐海参。还未来得及去买,王力就送来了。朋友就是朋友,心有灵犀。这“南极冰笋”我还真没见过,更没吃过,甚至是第一次知道这个名字。一看说明,乐了:也是补充白蛋白的。我对老伴说:“中午就尝尝这南极冰笋。”

正说着,中介到了,一个很干练的年轻女孩子,说话也很热情,生意尚未谈,就给人一种好印象。她领着我俩到了一处二楼的二居室。房子虽然是旧的,但还算整洁,各种设施也齐全,我与老伴都还满意。当即说好房租每月750元,中介费按10%计算。想当场签合同,但房主人出远门了,过几天才能回来。按照中介的要求,交了200元定金,此房就算定下来了。

走在回来的路上,与老伴边走边议论刚刚定下来的房子,心里都很高兴。这些日子,一直在折腾过冬住房的事情,心里不安不牢的。我想直接买一处就是了,毕竟自己的房子住着踏实。怎奈老伴与女儿都坚决反对,我也不好违拗她们。如今,租的房子定下来了,心也定了。看来,人是需要有个窝的,因为它不但能够安放躯体,还能安放灵魂。

过冬的事有了着落,心安了,可惜“南极冰笋”却没吃成,贝贝母女来了,中午改吃凉面,“南极冰笋”只能等以后再说了。不过,好饭不怕晚,反正早晚都是我的口中之物。

2021/10/12

86,饺子的灵魂

傍晚,接到中介李温的电话,说昨天看好的租房,房东反悔,说要留着自己住。我很不满,但毕竟没有签协议,只能令其退回定金,此事作罢。看来,还得另想办法,解决过冬取暖问题。老伴又分别给晶晶、贝贝、丽娟等人打电话,委托她们注意租房信息。

收到李骏寄来的《重生手记——一个癌症患者的康复之路》,凌志军著。湖南文艺出版社2012年出版。李骏的意思我明白,无非就是鼓励我坚定抗癌的信心与决心,并从中借鉴一点经验。

其实,我根本用不着鼓励,本来就信心满满;何况现在情况一天天好转,心情很轻松。这不,中午包饺子,茴香猪肉馅,把晶晶母女与贝贝母女都叫过来了,共同吃饺子。

我吃的饺子是单另做的,但是茴香羊肉馅。并不是因为有病开小灶,只是因为喜欢吃羊肉;而且,我吃的口味重,而年轻人都喜欢口味淡一点。这样也好,“一锅两制”,互不相扰,各得其所。

饺子薄皮大馅,很好吃,唯独少了酒。不是没酒,是有酒不让喝。俗云:“文人无酒少一行。”我虽非文人,但缺了酒,仍然觉得为人有了缺陷。须知,鄙人乃饺子党党首,饺子无酒,党将不党。饺子酒就像男女二重唱,二者互相配合,缺一不可。比如凤凰传奇,玲花唱得再好,没有曾毅的哼哼哈哈,也就孤掌难鸣,人们也许就不再喜欢。没看到“玖月奇迹”吗?俩人一闹离婚,琴瑟不再和鸣,人仍在,“玖月奇迹”却没了。饺子酒是龙,酒是点睛的那一笔。缺了酒,饺子就没了灵魂。

没有酒,只能用饺子汤代酒。一边吃饺子一边喝汤,“饮尽那份孤独”。 不过,原汤化原食,也挺好。

2021/10/13

87,萍水情缘

收到孟村阚清所先生的微信,告知他的父亲已经去世。他的父亲是我在沧州住院时的同室病友,而阚清所负责服侍他,就这样与他认识了。

他的父亲已经九十高龄,肠癌晚期。据护工老王说,老人发现得了癌症之后,听从一个亲戚的劝说,没有动手术,请北京一位给中央领导看病的老中医用中药治疗。病没有治好,反而严重了。没办法,只好再进院治疗。可惜已经晚了。在家属的要求下,进行了手术,但很明显,效果不理想,医生已经无力回天,几次催着出院。阚清所与他的弟弟妹妹都不忍心放弃,始终拖着,又拖了好几天,才无可奈何地出院了。

第一次见到阚清所,心里未免一惊:这不活脱脱一个马未都吗?从个头到眉眼都像极了。通过交谈,得知他今年六十七岁,也已经属于老人范畴了。他对老父亲服侍得很用心,不但对高喊难受的父亲好言劝慰,还不断地为老人按摩。作为陪床,晚上他只能在地板上铺一块医院出租的毛毡睡觉。本来医院的环境就十分嘈杂,再加上病人的折磨,根本就无法休息好,他满脸的疲惫。一个已经满脸皱褶的老人服侍一个另一个更老的老人,令人看着难受,同时也对阚清所肃然起敬。

看阚清所的谈吐与气质,绝对不像一个普通的庄稼人。我问过他从事什么职业,他说没什么职业,就是玩。一个普通的庄稼人绝对不会靠玩过一辈子,慢慢地通过他自己的陈述,得知他年轻时干过很多职业,包括养鸽子、开饭店等等,而且规模还不小,就是前些年人们所说的“农村能人”之类。我提起孟村的几位朋友以及名人,似乎他都知道,而且还有几位与他熟知。他看我面条都要写点什么,就说我是文人。这是要与我划线的节奏,我赶紧澄清,我也是庄稼人出身,农村“耕耩拉打”之类的活儿都拾得起来,就连当年最吃力的河工我都出过,虽然没有推小车,只是在县海河指挥部写材料。其实,以他的冰雪聪明,从言谈话语中也早已知晓我的那点经历,说我是文人,不过是顺情说好话,自然不能当真。

我在努力寻找我俩的共同点。我问他喝不喝酒,他说喝,而且酒量不小,似乎我也不是他的对手。只是他没有酒瘾,平时自己喝酒绝对不多喝。这一点与我相似,我也是在家不喝,但到了外面绝对不少喝,并自嘲说,在外面喝的是别人的酒,不心疼;在家喝自己的酒,那可是真金白银买来的,舍不得。听到这些,他会心地笑了,知道我说的是笑话。

临出院时,他说:“加个微信吧。”于是加了微信,但我并没有期待真的会通过微信聊个天什么的,因为短短几天的相处,还算不得真正的知己,属于各自别过从此相安的那种。不料,我出院之后,没几天就接到了他的微信,问我的病情,也说些他父亲的病情。他说他父亲回去之后,病情一直反复,情况不太好。我就安慰他,对老人的病,子女只能尽心尽力而已,治病治不了命;并说等我情况好些了,请他来泊头小聚,好好喝一次。他也答应了。到医院化疗的时候,我才听说,阚清所并不是那老人的亲生儿子。这我就更加对阚清所佩服不已了。能够做到阚清所的份儿上,亲生儿子也不过如此了。

没想到,没有多少日子,他的父亲就走了。他的语气里透着丧父的悲伤,我无言以对。对他父亲的去世,作为“同病相怜”者,我颇有一种物伤其类的感觉,在命运面前,没有强者。我只能对他说一些冠冕堂皇但也真心地劝慰话,最后,仍然是曾经的邀约,等我情况有所好转,一定与他聚聚,好好地喝一次酒。

这不是说好听的,心里真的这么想。

2021/10/13

88,喜鹊与柿子

随着天气愈来愈凉,枝头上的柿子叶愈发的红了。就在想着摘一只尝尝鲜的时候,早已有了捷足先登者。它就是喜鹊。

喜鹊是我家的常客,虽然未必每次都能带来喜讯,但我心里仍然很高兴,因为它有一个讨喜的名字,而且洞悉人的心理,懂得人类所谓“良药苦口利于病”之类都是忽悠人的虚招,所以,从来都是报喜不报忧;不像乌鸦,不识时务的胡乱聒噪,惹得人心烦。

喜欢听好话没问题,但是需要付出代价。经常来我家的这只喜鹊,报喜的同时,还会索要一点报酬;其实也不是索要,而是理直气壮的直接去取。就像眼下柿子红了,它根本不征求主人的同意,直接开吃。不仅自己吃,还要呼朋引伴,带了一大群来一起吃,仿佛在吃“恨户”。所以,我就在想:也许它根本不是来报喜,而是借此来要吃要喝,是把报喜当成了养家糊口的手段。就像现实生活中那些围着领导团团转的奴才,把你伺候的舒舒服服的,你不给点赏赐还行?

对于我这个癌症患者来说,希望听到的都是好消息;即便坏消息是真的,我也不想听。所以,我享受喜鹊带来的喜悦,喜鹊享用我家的柿子,各取所需,平衡了。

早起与老伴到附近新开一家板面馆吃板面,7元一碗。这是三个多月以来,第一次在外面吃早餐。什么叫幸福?在一个晴朗的早晨,与老伴安静地吃一碗板面,就是幸福。
吃过早餐,到尚峰超市购物,买了一大堆吃的,其中不少零食品。生病以来,我的口味大变,喜欢吃一些甜品,而之前,我对甜的东西几乎不碰。既然口味变了,吃法也得变。凡是没有尝过的东西,我都要尝一尝。马克思说过:“人类的一切在我都不生疏。”看遍人间百态,尝遍世间美食,也不枉来世上一回。

2021/10/15

89,永远的杜老师

上午,收到张绿慧阿姨寄来的《杜保安作品集》。这是杜保安老师去世二周年之际,他的夫人及家人出版的纪念文集。里面特意收入了我于2016年写的《杜保安老师》一文。

我与杜保安老师初识于1981年,迄今恰好四十周年。这四十周年,说长不长,说短也不短。当时我还是个青葱少年,如今已经成了白头老翁了。这期间,在杜保安老师的指导下,我在《中国少年报》发表了多篇文学作品,最早的一篇是1982年的小说《落风枣》。据杜老师介绍,这篇东西发表后,各方反响不错,曾经有人想拍成动画片,可惜后来无果而终。此后,又陆续在《中国少年报》发表了小说《斗羊》、《槐花夜》、《军军与丛丛》等作品,其中的《斗羊》,还获得了优秀作品奖。

1985年,《中国少年报》与《中国儿童报》联合在广东中山举办全国儿童文学作家笔会,经杜老师推荐,我参加了此次笔会。这是我第一次参加大型的笔会。2000年,还是在杜老师的推荐下,又参加了“千岛湖儿童文学创作笔会”,受益匪浅。

我与杜老师联系紧密,多年未辍。但他退休后,突然失去了联系,手机拨不通,短信也不回。在女儿的帮助下,才终于与杜老师联系上,可惜他已经得病,语言表达都不清了。在电话里,当我听到他的一声“洪勉”,顿时泪如雨下。于是,我立即让女儿买了车票,进京去看望。见到他的时候,他的鼻子里插着管子,意识还清醒,只是不能说话。当夫人问他认不认识我的时候,他很吃力地说出“李洪勉”三个字。从始至终,杜老师一直目不转睛地看着我,分明有许多话想说,但又说不出来。他的手一直握着我的手,当我们说话说到某个关键节点的时候,就会明显地感觉到他的手在用力。我知道,这是他在向我表达他的心情。然而,他的话再也没有说出来的机会了,那次见面,就成了我们的诀别。

2018年10月31日下午,接北京杜保安夫人微信,告知杜老师已于昨晚驾鹤西游。虽然早已预知结果,但不起之快,仍然震惊不已。老师去世,本当进京再送老师最后一程,怎奈当时琐事纠缠,不能分身,只能给杜夫人发一唁信:

“张阿姨:惊闻杜老师仙逝,如雷轰顶。天地不仁,永逝我师。本应进京赴吊,恰值家中有事,杂乱无序,分身乏术。愿老师在天之灵,恕不怪罪。日后进京,当面向阿姨请罪。望珍摄贵体,节哀顺变。”

转眼间杜老师走了近三年了。每当翻阅旧时照片或经杜老师编发的作品,总会想起与杜老师相处的日子,心中难过不已。收到张阿姨寄来的这本《杜保安作品集》,我迫不及待地粗读了一遍,真的是“见字如面”,杜老师的音容笑貌如在眼前。杜老师,你在我的心里,永远不会忘却。

祝杜老师在天堂里,一切安好。

2021/10/16

90,不想被命运砸死

收到李骏寄来的《重生手记——一个癌症患者的康复之路》,随即接到快递公司电话,说李骏已经办理退款手续,要把书退回去。晚上,我浏览了一下该书,觉得还不错,今天就把书留下来了,读了一部分 。

作者患多种癌症,他不信赖国内的专家,不动手术,也不做化疗与放疗。结果他的选择对了,通过其他辅助手段,照样战胜了癌症。但是,他的经验不可复制,因为他具有大量的国内医疗资源与关系人脉,能够接触到大量国内外的医疗信息,与国外的著名专家也有联系;最主要的是他自己是高层人士,不论眼界还是学识,都是一般老百姓无法相比的。所以,他可以有自信,也有底气拒绝国内专家的手术建议。但作为普通老百姓,我们不行。我们什么都不懂,什么都不知道,也没有那么多资源,除了听专家的,还有什么其他选择吗?除非是豁出去,爱咋咋地,碰对了劲儿,就能活下来;碰不对劲儿,就只有死路一条。

至于我自己,作为普通老百姓中的一分子,除了把命交给命运,同样别无选择。不过,我并不气馁,也不怨天尤人,我是个听天由命,同时也安身立命的人。不管什么样的结果,我都接得住;当然,接不住也得接;真的接不住,也就被它砸死了。

我可不想被砸死。

2021/10/17

91情深母子树

早起与老伴到附近一家青海人开的拉面馆吃拉面。本来是清汤面,但汤里加了胡椒粉,吃完之后感觉略有不适,轻微干呕,赶紧回家休息。医生再三嘱咐,不能吃辛辣食物,不料竟然敏感如此。

因为我的病情,老伴没有心情打理家中,以至于院落荒芜起来。这几天,老伴就着采摘山楂的机会,把院子稍微地清理了一下,菜畦里的杂草也拔了。只是还有一些比较大的植物没有动,比如甬路两旁的菜畦里都种着洋姜。洋姜很皮实,不用人管,就长得枝繁叶茂的,简直疯秧了,遮蔽了半个院落。

近日身体日渐康复,精神好了许多,身上也有了把子力气,就想收拾收拾,拿了一把砍骨刀,想把洋姜来个删繁就简。没想到刚刚砍了一刀,就被老伴喝住了,说洋姜刚刚开花,正是壮果的时候,把它的头砍去,地下的洋姜就长不成了。听了老伴的话,我只有唯唯,毕竟我不懂,她才是行家。

玻璃照壁的后面,不知什么时候长出了两棵不知名的树,一大一小,一粗一细,紧密依傍,相互纠缠,是一对母子树。 它们长得羸羸弱弱,没半点茁壮的样子。反正马上就要拆迁,也不指望它成材,又想像干脆砍了它。但要动手的时候,却犹豫了,动了恻隐之心。如果在往年,有老伴精心的管理,可能它刚刚露头就被除去了。它们就着今年主人的疏于管理,就像躲避战乱的母子,躲在一个偏僻的角落苟且偷生。没人施肥,没人浇水,更没有人为其修枝剪叶,自然就没有一副健康的姿色。但是,看着母子情深互相依偎抱团取暖的样子,在我的砍刀面前瑟瑟发抖,居然触动了我心底最柔软的地方。一个得了大病的人,理应慈悲为怀,多一点怜悯情怀,为什么要在弱者面前强撑英豪,专门对着弱势群体下手呢?

想到这里,我把刀收起来,悄悄地离开了这母子俩。走出几步,回头看时,见母子俩在有点料峭的秋风中,冲着我点头哈腰,仿佛在感谢我的不杀之恩。我心中大惭,不敢承受这无端的感恩,赶紧逃回屋去,故作镇静地玩起消消乐来。

2021/10/18

作者:piikee | 分类:肿瘤治疗方法 | 浏览:6 | 评论:0